关于A片

一.真实的假像
二.错觉的力量
三.A片的罪与罚
四.A片选材与文化差异
五.戏里戏外,两个世界
六.A片业与”企业家精神”

一.真实的假像
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随着互联网在全球范围内的商业应用,其最受争议的影响之一就是,公众在虚空间里能接触到比真实世界里种类更多、更真实的性内容。例如,在现实生活中,绝大多国家都禁止制作、生产及销售主要内容为非表演性的性行为同时带有侵犯他人隐私性质的影音制品(例如,类似璩美凤**光盘的偷拍内容),但在网络世界里,则很难加以有效的控制这类在现实中违禁的非表演性行为内容的传播。与之相反,现实世界里,全球范围内能公开销售的绝大多数A片内容几乎都属于表演行为。A片观众常有的一种”经典”错觉是:拍A片就是用摄像机记录若干”为金钱而出卖肉体”的裸露男女做各种活体运动的简单过程。

其实大不然。 由于属于表演,大多数主流A片与主流影视片一样,一般都是出自编剧与导演的构思,不少西方A片导演拍片都邀请专人做编剧。有剧本,当然也就有台词。因而这类A片中的性行为均是一种非自然的表演行为,虽然它们是”真枪实弹”。

一般情况下,表演者在拍摄中的动作(特别是体位)主要是由导演安排、调整,演员主要是根据导演的意志来完成性行为的表演。有性经验的观众如果认真观察,其实不难发现A片中一些交媾的肢体细节与现实中交媾的一般自然反应存在可察觉的差异,这类差异就是造型效果或是表演效果了。

拍A片其实对男演员的体质要求较高,因为女演员没高潮可以装,而男演员一旦心有余而力不足是扮不了酷的。各位读者可以设想:在片场,男女云雨正欢、渐入佳境之际,数次被导演叫停,又是调整肢体位置啦、又是补妆啦、又是说戏啦,”Cut”来”Cut”去,分分合合,一番折腾,男演员还要坚持到导演最后一声令下才能倾其所有,这很容易吗?至少这种工作不是每个具有性行为能力的男性都可以胜任的。何况西方知名男脱星拍戏,一般不靠药物辅助。此外,西方知名A片导演拍戏时,每场戏都只拍一条就过的很少,有的对肢体位置的视觉效果还特别挑剔,比如美国著名A片导演格里格·达克(又名戈雷高利·希波吕忒,美国经典A片New Wave Hookers就是他执导的,他同时还是美国知名的Music Video导演)等等。

与男演员比,A片女演员演戏酬金虽然高于男演员,但也不轻松。以美国为例,除非成为一线红星(也就是成为Vivid、VCA、Wicked、Metro这类A片大公司中某家的签约演员,专为该公司拍戏),大多数拍性交戏的A片女演员年收入不到10万美元。为了谋生,在未成名女演员中,每周工作5天,为不同的剧组配戏,一年参与100部A片拍摄的姑娘并不少见。

在很多主流A片中,女演员刻意夸张的声音效果(如叫床),与经过设计的视觉效果往往是相得益彰,极大地增加了内容对观众的刺激性。很多美欧知名女脱星在片中的高声叫床纯属夸张表演,绝不表明她自然的生理反应也是如此。生活中实际的交媾(当然不是指斗鸡),特别是东方女性,女方自发的语言或声音反应与美欧A片女演员存在显著差异,这种差异并不代表女方快感就不高。叫床音的高低并不是衡量生理快感的唯一标准。若对主流A片一言以蔽之,恐怕没有什么词比”逢场作戏” 更有概括性了。眼见不为实、耳听为虚均是”逢场作戏”的基本特征。

此外,与好莱坞的主流影片一样,拍摄的模式化也为主流A片特别美国主流A片大厂所遵循。比如,1部100分钟的剧情类A片里,应出现几次性交场景及每次性交应有多长时间、两次性交戏之间要隔多长时间等等,都是有若干固定模式的。这些模式的存在并非是笔者的归纳,而是投资商对制作方的真实要求,这是产业化的必然现象。
然而,从受众角度论之,拍摄模式化实际是社会控制的一种隐蔽形式。在观看过程中,一般观众往往由于自己显著的生理反应而忽视了实际控制他们周期性生理反应的并不是云雨中的性感女郎与强悍猛男。社会控制其实无所不在,谁说娱乐无极限?!

二.错觉的力量
自有A片以来,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对于允许A片合法销售或传播是否会导致社会的性犯罪增加等问题的讨论,一直不绝于耳。但有关讨论一直存在着较大争议,难于形成共识。 少数不争的事实之一是,从20世纪后半期以来,在全球范围内,A片已成为指导众多观众最初性生活或某些性生活方式的不尽正确的重要指南,公众特别是青少年在性方面受到了A片不同程度的影响或塑造。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1972年在美国公映、轰动一时的经典A片《深喉》。该片使口 交作为性交方式在美国社会中第一次得到公开而广泛的传播。作为A片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深喉》的社会意义不在于该片取得了A片业里空前的商业成功,而在于该片对当时的美国公众在性观念和性行为方面产生了前所未有的震撼与广泛影响(其后至今还没有另一部A片对美国公众具有类似影响力)。

但在缺乏正确认识或引导的情况下——所谓”信息时代”的一个巨大讽刺是,有耐心认真去阅读或观看全面、详尽而冗长的关于性行为的严肃指导的视听产品的人越来越少,类似A片这种娱乐产品却大有取而代之充当性启蒙读物之势,虽然后者并不具备"寓教于乐"的功能。—— 客观上,A片会对某些受众产生一定的不良影响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例如,观众对A片中的某些性行为的盲目模仿,有时会招致性伙伴的较严重的肉体损伤和心理伤害,比如肛交和BDSM。多数观众会对西方A片的肛交戏中,女演员对肛交如醉如痴的表情和后庭花开的特写印象深刻(通常几下就进后庭了),但很少有人(特别是缺乏性经验的观众)想到,一般情况下,演员也是要用润滑剂等做准备的,而这些画面是不可能呈现给观众的。错觉由此产生。事实是,不经过充分准备的肛交,非常容易导致性伙伴出现肛门撕裂、会阴部破损甚至大小便失禁。而BDSM,除非双方都以此为乐、不以为忤,否则更不应盲目模仿,其对肉体与心理的伤害比单纯肛交大得多。但遗憾的是,在现实生活中错觉往往比真相更具影响力。

三. A片的罪与罚
A片的种类虽多,但即使是在美国这种所谓开放社会,有少数类型A片也是严格禁止的,如A片中的真人或演员不能是未成年人;违者,就构成了执法意义上的淫秽犯罪。这种涉及未成年人性行为的影音内容,也就是中文网络中所说的”幼齿”主题。在互联网兴起前,除了传统的印刷载体外,20世纪的”幼齿”内容只能是以小电影和录像带的形式秘密流通。在美国,因为由于全国性成人娱乐产品流通企业不敢经营相关产品,所以曾经很长一段时间,由地下工厂复制的、”幼齿”题材的A片在美国的流通范围有限。

然而,互联网的兴起彻底改变了这种情况。互联网客观上为”幼齿”这种”不合法”的A片题材提供了空前有效的传播途径,使原来不能公开流通的东西以一日不止千里的惊人速度在全球传播与普及。未成年人性行为A片等相关产品的跨国传播集团应运而生(当然此前也有,只不过规模有限和传播手段局限性大罢了)。东欧国家特别是前苏联国家如俄罗斯等已成为向西方国家供应”原创”未成年人性内容的重要来源。

未成年人性内容在网络上的跨国传播,不仅引起了FBI这样政府机构的高度重视和严厉打击,也引起了西方成人娱乐业主流企业的不同程度的反弹。例如,拉里·弗林特旗下的媒体企业坚持不使用任何未成年人为杂志模特或是A片演员,并以之相标榜。 然而,是商业机会就不会有人放弃。蓄意传播”幼齿”内容的代价因而也是高昂的。2001年,美国得克萨斯州一位男子,因非法传播未成年人性内容资料牟利等罪名成立,而被判入狱1335年(4位数刑期,我核对过英文原始资料,没有打错)。这位男子通过互联网单单一个月就可获得全球各地登徒子交纳的会员费等收入高达140万美元(约5000万新台币或约1200万人民币)。所以我说,互联网是信息传播的积极力量,同时更是消极力量,大家的耻感都被普遍降低了。

与互联网上难以控制的人欲横流比,在现实中控制A片的销售相对更容易。在美国,由于有关法律制度规定和执法严厉,全国性的成人娱乐产品经销商如”门匠”娱乐公司(美国成人娱乐产品流通业的”Wal-Mart”)等企业,他们旗下的成人用品连锁店是不敢把A片卖给未成年人的。这类成人用品连锁店特别是24小时营业的店,其保安一看见进店的光顾者很青春,就会拦住光顾者要求出示身份证件检查年龄,未成年人一律挡驾,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这些企业对有关法律的执行比较认真,因为违法的代价会比向未成年人卖几盘DVD或录像带的收益高得多。
在一定程度上,网络成人内容的泛滥及传播与现实社会对个人行为的更大限制之间似乎存在某种此消彼长的微妙关系。

四. A片选材与文化差异
虽然摄影技巧、叙事结构等摄制方式是可以借鉴的,但电影因国家不同而存在着的明显题材差异却是难以趋同的,A片当然也不例外。 熟悉日本A片的朋友,一定会注意到一种现象:几乎所有不同时期的日本知名A片女演员都演过老师或学生的角色造型。 “不伦师生”这类题材也一直是日本A片长盛不衰的主题和主要卖点之一。相比较,师生这一题材在西方不论是对观众还是投资商都不具备同样吸引力,不同时期的西方当红女脱星有很多人甚至根本就没演过老师这一角色。

这种情况的出现是文化背景的差异息息相关。在过去漫长的历史岁月中,以汉文明为核心的价值观(所谓儒家价值观),长期支配着以中国为中心的朝鲜、日本、越南4国。”天地君亲师”的排位深深地影响着这一地区的民众。反抗和颠覆权威(在东亚,老师属于最具代表性的社会权威之一),一直是汉文明影响深厚的国家民众一种内心诉求。”不伦师生”这类日本A片恰恰迎合了这种反抗诉求,这是师生题材A片在东亚国家广受偏好的心理原因。 西方则不然。从古希腊到今天集西方文明大成的美国,与东亚国家比,老师属于专业人士,提供的是一种专业服务,缺少伦理和意识形态功用。很多大陆同胞不甚了解的”人权”概念,在美国生活中最重要的体现之一就是表现在中小学教育中(Human Rights观念及其实践在西方文化里从来不是局限于纯政治范畴之内)。以美国的教育与法律标准衡量,中国的很多中小学教师的对学生采取的行为都是侵犯”人权”、滥用权力了。在美国,反对教师滥用权力?没问题,你可以向他的supervisor申诉(在美国生活中,从家长表达对自己小孩老师的不满到病人认为医生怠慢了自己,使用”Call your supervisor”这句话表示事态是比较严重了,与大陆常说的”把你们领导叫来!” 多少有些相似),也可以起诉他本人,怎么办随你(当然也不能无中生有了)。东亚人关于作为权威代表的学校和教师的心理压抑美国青少年几乎就没有或很少,所以存在题材差异和偏好不同也就是很自然了。因此,A片题材偏好的不同,根本上反映的还是受众的社会环境和社会心理的不同。

比较日本主流A片和美国、欧洲主流A片,可观察到的差异其实还有不少,例如,在日本A片中肛交和”男同志”题材远不如西方多。这些现象也不是偶然的,是东亚人的生理和心理使然,虽然在经济领域日本被视为西方国家。当然,日本人用灌肠等独具特色、令西方人也惊讶的方式弥补了有关题材的不足。 在产业领域,日本(真人)A片一直无法象日本汽车一样,在美国市场(核心消费群是白人)占有可观的市场份额并具备相应的影响力,文化差异对之有很大影响。毕竟A片的本质是一种带地域色彩的特殊工业产品,它的生产必须迎合销售市场所在国消费者的主流口味。A片业不可能象汽车业一样,设计并制造出一款在众多文化迥然不同的国家里都受欢迎的产品。

五.戏里戏外,两个世界
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成人娱乐产品有一种主题是人种杂交。主要是以黑白、白黄、黑黄等不同肤色人种的性行为内容。这些内容给中国观众的错觉是人种杂交似乎是很随便的,但实际上,在美国现实生活中却不是如此。在美国,”白人男子(请记住,欧洲裔白种人是美国的主体民族)干黑人女子”这一命题并不令人有所讳,但”黑人男子干白人女子”这就会犯忌讳,特别是在美国南方(所谓Deep South地区),在所谓中上层白人社会。

美国之所以会有相当数量的以”黑人男子干白人女子”为主题的A片,是因为美国存在着一个可观的非洲裔观众市场(第一大少数民族)。这种题材的存在是A片公司细分市场策略的必然产物。而且全球观众看到的大多数美国拍的”黑人男子干白人女子”A片,都是由白人老板控制的A片大厂出品的;黑人做老板、拍”黑人男子干白人女子”A片的公司,有,但不大,而且对美国市场的影响力是很有限的。

戏里戏外之所以存在这种反差,除了所谓种族歧视等文化方面的因素之外,套用大陆教材里的一句话就是,这是因为”美国是一个物质产品极大丰富的国家”。还记得Godfather I里Sonny Corleone对他小弟Michael说的话吗,”Business is business, not a personal matter.”
That’s it.

六.A片业与”企业家精神”
西方的媒体评论或是大学商学院教学中,在分析欧洲企业何以在很多行业的表现不如美国企业时,缺乏企业家精神是经常被提到的主要原因之一。审视美国A片业的发展历程,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发展历程,暂且不论此业的商业模式,美国人的所谓企业家精神其实也体现在以A片业为代表的美国成人娱乐业的发展中。
鲁本·斯特曼(1924 – 1997)就是美国”企业家精神”的一位另类代表。

20世纪50、60年代,由于法律与社会环境的宽容,斯堪的那维亚国家逐步成为全球最大的A片产地。在60年代末至70年代前期,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成为全球A片业的中心。当时,由于本土产能不足(21世纪的中国观众恐怕会很惊讶这一事实吧)等限制,美国是一个A片进口国。美国A片大发行商定期飞往丹麦,采购大量欧洲A片,鲁本·斯特曼也是其中之一。这位从漫画书经销商转型的商人(他同时还经销其它成人娱乐产品),分别花数百万美元向丹麦的几个主要供货商采购各种A片。

由于察觉到在电影院放映A片(电影院当时是A片的主要传播手段)的种种不足,1971年,鲁本·斯特曼在哥本哈根联合欧洲A片生产商,合作制造”春宫亭”(peep-show machines)。这种”春宫亭”就是把投币式8毫米电影放映机放在一个有屏幕、可以上锁的单间里,使消费者不受他人打扰、自得其乐地看A片。斯特曼把这种”以人为本”的新机器卖到了美国的每一个州。他还通过把这种设备免费提供给其它成人书店的老板,但收取这些预览室收入的一半的推广方式,进一步扩大了影响。这项新的发明在美国立刻取得了商业成功。20世纪70年代,斯特曼推广的”春宫亭”在美国每年的年收入要比那些成人影院高得多。由于这种”春宫亭”对A片有很大的需求量,在不可能完全依靠进口的情况下,斯特曼的事业刺激了美国本土A片业的发展,引领了美国A片业的发展,这是未来美国取代欧洲成为全球A片业的中心的开始。

与同时代的业内企业家比,斯特曼对新技术较为敏感,关注商业模式的变革,早在1974年,他就意识到A片的未来在于录像带。他开始把成人电影制成录像带,通过开设音像制品零售店的形式进行销售。他还在海外大规模投资,欧洲之外,在亚洲建厂制造性玩具,俨然美国主流企业家一般。
由于善于把握商业机会、眼光敏锐并积极向成人娱乐产品各领域拓展,又获得了美国某些黑帮的辅助支持,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鲁本·斯特曼成为了”美国色情业教父”:几乎控制了美国各种成人娱乐产品的行销。据业内闻人估计,斯特曼当时的个人财富净值达2亿多美元(80年代初,”微软”公司的一年营业额才1000多万美元)。

不过,鲁本·斯特曼最后却是以病死狱中结束一生(他涉及从偷税到跨州贩运幼齿、兽交淫秽产品等多项指控),他的跨国企业也分崩离析了。但鲁本·斯特曼对美国成人娱乐业的影响是深远的,于今不绝。限于篇幅,本文不拟再对其人其事做进一步的铺陈。

置鲁本·斯特曼的经营内容不论,但可从他身上看到美国所谓”企业家精神”的一些共同点,如对市场变化与商业机会非常敏感,具有前瞻性眼光,在商业模式上敢于创新,注重核心业务竞争力(专注于产品行销及制造,不涉足其它成人娱乐业领域)等等。

后鲁本·斯特曼时代的A片业,主流化趋势更明显,这似乎是昔日A片业的暴利时代结束的必然一个结果。
在现已成为全球A片业中心的美国南加州的”色谷”圣·费尔南多谷,类似 “垂直整合(vertical integration)”、”IPOs”、”华尔街”等似乎只有主流企业才涉及的讨论也出现在那些A片大厂。而在美国股市如NASDAQ,以A片为主营业务的上市企业也早已实现零的突破(中国观众熟悉的欧洲A片大厂Private也忝列其中)。同时,主板蓝筹企业的业务涉及A片业也早已不是秘密,受到非议的企业包括大名鼎鼎的AT&T。 与加州”硅谷”主流企业的技术精英相似,”色谷”的A片企业家也没有太多闲暇时间,普遍工作时间高于欧洲企业。如全球第一大A片厂”逼真”(Vivid)的老板斯蒂夫·赫什,每周在公司工作不低于60小时。”逼真”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另一A片大厂”美国影视”(VCA)的老板罗斯·汉普希尔也是业内著名的工作狂。在遵循联邦法律的前提下,主流A片大厂的首脑们积极的开发A片的各种形式收益:DVD、CD-ROM、 mail order、cable、satellite、Pay Per View、Video on Demand以及把以上多种形式的节目版权卖给20多个国家的企业或个人。 但读者以为这些人都是”色情狂”就大错特错了。按另一美国A片巨头”极品天使”(Elegant Angel)的老板帕特里克·柯林斯的说法,与他竞争的这些A片大厂的老板都是纯粹的生意人,”他们不喜欢色情”。罗斯·汉普希尔的生涯是柯林斯观点的一个绝好证明。在投身A片业前,汉普希尔是一位麦当劳特许加盟店老板。


因文化背景不同,中国读者可能会产生错觉(很多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也如此)的另一个问题是:在美国,受教育程度高的人不会从事A片业或成人娱乐业。其实不然。虽然很多A片女演员受教育程度有限(多是舞女出身),但不论是象鲁本·斯特曼这样的美国成人娱乐业的幕后人物,还是在美国媒体频繁曝光的《花花公子》创办人”老花花公子”休·赫夫纳,美国A片业或成人娱乐业中不少闻人都受过正式高等教育。甚至鲁本·斯特曼麾下负责销售A片的经理中还有美国TOP 10商学院的MBA呢!在美国著名A片导演里,象约翰·斯塔格里亚诺、保罗·汤马斯等也都是知名大学毕业。约翰·斯塔格里亚诺不但是美国名校UCLA的正牌毕业生,而且开创了美国A片制作的新时代。保罗·汤马斯除执导了多部美国经典A片外,更是成功地进入主流影视业,为HBO执导了多部主流作品。


综观美国A片业的发展,令笔者感慨的并不是这一行的是是非非,而是这一行所折射出的美国高度发达的产业经济。以前研读著名管理学家彼德·德鲁克(Peter F. Drucker)的著作时,曾对以下一席话深有感触:
“高技术企业,除了置身于一个企业家经济非常发达的经济体系之中外,将会到处碰壁。而之所以如此,有一个微妙但也许更为重要的原因。它迫切需要必要的社会支持。高技术企业是山巅,它必须坐落在大山上。这座大山,就是遍布于经济和社会之中的技术、低技术和无技术企业。” (《欧洲在高技术领域的雄心》;文见《管理的前沿》) 德鲁克原文意在批评在普通产业经济或基础产业经济不发达的情况下,试图实现跨越式产业发展是不可能成功的。他的话不仅仅对欧洲人有启示意义。

我们可以暂且不提A片企业,因为它们属于非主流企业。但是主流企业呢?一个没有从麦当劳到吉列这样的企业都能在全球范围内成功的国家,能造就英特尔这种企业吗?!曾经叫嚣”赶英超美”的某些国家,产业经济至今依然位居下流,绝非偶然。见微知着,他可想见。 A片业也有”企业家精神”,这是真的。

转自:club.AMTeam.org
--------------------------
BDSM:

http://zh.wikipedia.org/wiki/BDSM

BDSM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BDSM这个名词是用来描述一些彼此相关的人类性行为模式。其主要的次群体正是BDSM这个缩写字母本身所指称的:绑缚与调教(bondage & discipline,即B/D),支配与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即D/S),施虐与受虐(sadism & masochism,即S/M)。

许多BDSM的实践如果是施行于中立或无性的脉络下,会普遍被认为是不愉快、不受渴望或不利的。比如说,痛苦以及身体的监禁与奴役,传统上都是违背对方意愿地施加于人,并且对他们造成伤害。然而,BDSM中的活动是以参与者彼此同意为前提来进行,而且其典型目的是为了让彼此欢愉。正因如此,BDSM的实践者认为它和性虐待(sexual abuse)是全然不同的两回事。

这种对共识与安全的重视也就是所谓的安全、理智、知情同意(safe, sane and consensual,缩写为SSC),虽然有些人比较喜欢用风险意识、知情同意、捆绑纠绞(Risk Aware Consensual Kink,缩写为RACK)来表示,更强调知情同意的重要性,并且承认所有活动事实上都有潜在的风险。
在台湾有些BDSM社群的人,将BDSM翻译为皮绳愉虐,不过这个术语目前尚未被广泛接受。

Advertisements